高级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 市场前景

邬贺铨:工业互联网被委以重任,将带领数字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

时间:2019-01-25 16:27:02

 回顾2018年的经济形势,可谓是风谲云诡。全球经济扩张周期触顶,尤其是中国经济所面对的不确定性无以复加。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数字经济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优势,依然给2019年的经济市场带来希望。世界经济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建设数字国家已经成为全球共识。

1.png

1月22日,数字中国产业发展联盟成立大会暨高峰论坛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召开。“数字中国产业发展联盟”由中国信通院联合60余家产学研用相关单位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会上发表了以“我国数字经济的机遇与挑战”为主题的精彩演讲。

2019年宏观经济风浪依然,网络创新是基础

从1969年美国APARNET算起互联网走过了50年,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也有25年,互联网普及率预计超过60%,互联网网民人口红利渐行渐远。邬贺铨表示,目前互联网发展进入中年烦恼时期,2018年电信运营商投资处于4G与5G间的间歇期,投资增速下滑。5G前的低谷,表现为国内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5.6%、苹果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国内手机企业金立破产、部分ICT企业裁员或控制招聘规模等。

2018年掀起的贸易战尚未有明朗结果,欧盟互联网发展滞后,欧盟策划对大型数字公司征税,基于用户所在地而不是总部位置,按用户数来计算营业额而不是收入,税率在1%~5%。既限制美国也限制中国互联网企业进入欧盟。2018年5月25日欧洲《通用数据保护法案》(GDPR)正式生效,涉及个人隐私数据的保护,此法也适用于欧盟之外的数据控制和处理者。这些政策的出台都表明了2019年国际宏观环境风浪依然。

而对于中美贸易战的走向,邬贺铨认为,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改变上,而是把工作落实在企业自身的改革创新上。华为领导已经明确,今后更专注研发生产的设备和终端更安全可信,互联网企业也要注重合规工作。

邬贺铨表示,前几年发展势头十足的一些互联网新业态,现在因过度竞争也出现节节败退的现象。电商的发展也在疑虑是否会面临天花板,有人认为消费互联网难以再创辉煌,感叹互联网的上半场即消费互联网即将过去,但实际上仍值得关注与着力。

有人将互联网的未来寄托在人工智能身上,认为AI是通用技术,可以用在所有领域,但AI不是承载技术,AI仍然需要互联网来承载。工业互联网被看作是互联网的下半场,但工业互联网个性化明显、门槛高、热得慢,互联网企业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消费互联网风向有变,产业数字化转型来临

消费互联网发展需要关注新风向,互联网已经深入融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的需求是持续的,不会因为经济的冷热而有很大改变。邬贺铨认为,中国消费互联网领先的只是电商,更准确只是国内电商,而且在教育、医疗、养老、旅游等方面也仅仅是开始,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日前,社会生活的快节奏激活了网民对短、平、快新业态的追求,使得短视频、小程序、头条等风头正旺。据统计,抖音日活突破2亿,2018年广告收入超过100亿元,Tik Tok进入海外市场仅几个月就成为下载量登顶的APP。但头部之外的内容生产机构能实现收入变现的持续期太短,往往火得快也跌得快。邬贺铨指出,形式再好也需要有健康活泼的正能量作为内涵。

邬贺铨表示,消费互联网尽管面向十多亿网民,但消费互联网是共性的,而产业数字化转型在不同行业甚至同一行业的不同企业都是个性的。

消费互联网终端品种简单,使用门槛低,易普及、易升级。产业数字化转型涉及传统生产设备类型多、业务链条长、服务模型复杂等问题。产业数字化对基础设施和技术的要求较高、对资本的需求也更大、对安全性要求高、对既了解信息技术又熟悉企业流程的人才有迫切需求。

消费互联网的应用基本上是从无到有,产业数字化是对现有生产方式的改造,实现流程再造。与消费互联网赢家通吃的格局不同,产业数字化需要有更多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产业数字化转型对产业组织的变革有很高要求。ICT企业在实体产业数字化转型中可发挥先锋作用,但主体应是实体经济企业。

面临挑战,工业互联网需IT和OT融合

埃森哲预计,到2030年,工业互联网能够为全球经济带来14.2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麦肯锡的调研报告也显示,工业互联网可能会在2025年之前每年产生高达11.1万亿美元的收入。市场机构预测,到2020年工业互联网占整体物联网市场规模将达22.4% ,到2035年,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将超过13万亿元。各大知名机构的数据纷纷表明,工业互联网与工业物联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见一斑。

但是放眼我国工业互联网市场,不难发现挑战犹存。邬贺铨表示,在中国企业中列入全球500强有超过100,规模以上的企业占20%,小微企业占7成,但是我国企业大小规模、装备与技术方面均相差悬殊。我国很多大企业的生产装备甚至生产线全套进口,生产装备和技术与国外同行没有什么差距,但在标准、规范、工艺、检测、流程、供应链等方面差距很大,在研发、设计、工程、营销、售后服务等附加值高的环节缺乏竞争力,没有形成质量信誉的国际品牌。

目前国外西门子、GE等自身已经转型为生产性服务业公司,而我国传统产业的大企业还缺乏这样的能力。大量的中小型企业缺乏足够经费,或者也没有胜任ICT的专业技术人员,企业没有能力靠自身力量进行数字化转型,政府需要建立非盈利性服务平台,为企业和广大创新创业者提供技术支撑和中介服务。但是要想真正赋能实体经济,带动产业链经济的发展,工业互联网还需要IT技术和OT要素融合,因企施策。

小结

邬贺铨在演讲最后强调,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还是创新驱动。跟风没有出路,共享单车从风险投资竟相买进到急于脱手,不是没有市场需求,而是在缺乏合理商业模式前提下太多的盲目跟风,把好事做砸,需要经历目前痛苦的洗牌过程才能凤凰涅檠。

互联网企业“成功难以复制,唯有创新永恒”,发展数字经济也一样要结合国情和企业自身情况,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数字经济发展之路。



  通信世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深化国际合作,老挝农林部副部长走进亨通谈发展
深化国际合作,老挝农林
长飞公司助力横琴“智能岛”建设
长飞公司助力横琴“智
重磅 | 长飞公司再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重磅 | 长飞公司再获
喜迎2019 |这是一份来自全球亨通通信人的节日祝福!
喜迎2019 |这是一份来
博聚网